genki笑颜无敌

紫神岩女孩

交差点

紫耀没有想到能和岩桥走到交往这一步。

岩桥带他去了自己喜欢的餐厅,给他点了苏打饮料,他俩一边吸着上面的雪顶一边聊天。

紫耀其实蛮尴尬的,但是岩桥今天话似乎特别多,天南海北的到处扯。

“你知道吗,我可是可以投出130Km时速的球哦。”

岩桥笑着,但是又难过下来:“可是可能我以后不能打棒球了。

紫耀看到他的表情多少有点揪心,认识这么久,他很少见到岩桥失落或者难过的表情,和紫耀的外放不同,岩桥好像把什么事都揽在心里,一个人默默的消化。

紫耀去看过岩桥参加比赛,那人僵直的脊背暴露了他的紧张,但是他的态度仍是倔强不屈的。紫耀曾经认为这人是无懈可击的坚韧,但是发现神宫寺的存在的时候,他觉得这人的脆弱怕是只暴露给了男友。所以紫耀看到的时候,觉得揪心又惊喜,他隔着桌子,摸了摸岩桥的头,没有问为什么,只是轻轻地说;“玄树的话,我对你有信心,除了棒球,其他的事情你一定也可以做的特别好。

岩桥玄树定定看他,良久,微笑起来。

接下来的玄树活泼了很多,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。

看着时针已经走向了九点,紫耀询问岩桥要不要回去,岩桥狂摇头。

“我要去紫耀宿舍住!”岩桥撒娇。

紫耀已经被搞懵了,今天的岩桥和平时反差也太大了,不过意外的非常的真实可爱。

他实在不好意思拒绝,于是带岩桥去了自己宿舍,想想碰碰运气万一kishi不回来呢,如果kishi回来自己出去住就好了。

但是一回来就碰到了kishi询问的目光,kishi看着自己身后的岩桥,满脸疑惑。

岩桥这时候大大方方的坐到了紫耀的床上,特别坦然的看着kishi,紫耀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解释:“啊这位是岸君,我室友,岸,这位是emm我男朋友,岩桥。”

岸一脸难以置信,反应了一分钟,打开门,和紫耀说:“我有事要出去住,你们自便。”

紫耀愣愣看着门口,没有发现岩桥已经在这个过程中挂掉了两个电话,打来的那方是神宫寺。

交差点(5)

岸优太看到平野紫耀回来的时候特别消沉,黑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。他问:“被拒绝了呀。”紫耀说:“比那更惨。”岸问:“被坚决拒绝了呀。”紫耀说:“我连开口都没能。”岸惊讶:“为什么。”紫耀说:“对方带了男朋友来。”这下换岸震惊:”他有男朋友?”紫耀委屈的点头。岸一拍脑袋:“这也是个好事啊,证明你是有机会的啊。”紫耀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:“有啥机会啊!都名草有主了。”岸说:“总比他喜欢女孩子要强吧。”紫耀愣了,对啊他怎么没想过这个呢。

紫耀一拍大腿说:”那我还是试着表白一下吧!先表明自己的心意。”

岸说:“也可以嘛。”

这次不能犹豫,紫耀握拳,好不容易又等到了一个周四,他期盼着岩桥的到来,但是看到那个人,又明显感觉到他今天的超低气压,几乎脸都是黑的。

紫耀小心翼翼的戳一下自己右边的那个人,问:”欸,你没事吧。”岩桥倔强的摇头,继续低下头记笔记。

平野紫耀继续小声说:“那个,下课结束后一起去吃汉堡吧。”

岩桥点头,还是黑着脸。

紫耀暗暗为自己的处境担心,这怕是要凉啊,他担心的熬过这两节课,在身后跟着岩桥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汉堡店。

一顿饭俩人也没说话。

其实岩桥心情不好完全是这次他和神宫寺吵了好大一场架,基本谈崩了。

紫耀不说话完全是因为紧张,不过他心一横,还是开了口:“那个,岩桥同学,我对你?”

岩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:“紫耀你怎么了?”

紫耀低下头,干脆换种说法:“请和我交往!”那声音大的,周围人都向他看来,还好岩桥长得没有那么男性化,或许会被错认为女生,紫耀摇摇头,自己都在想什么。

他不敢看岩桥,却听到对方轻笑起来。“什么嘛,”他想,“很可笑吗。”

但是岩桥下一句话却把他定在原地,岩桥笑着说:“可以哦。”

紫耀睁大眼睛望向岩桥,看到对方笑得很开心。

紫耀疑惑:“但是,神宫寺,你们不是在交往嘛。”

岩桥脸一黑:“分手了。”

“欸!!!!”紫耀震惊。

岩桥不管这些,抱过紫耀的胳膊说:“初次约会去哪里好呢?”


交差点(4)

岸觉得自己的室友这几天有点奇怪。

他总是傻笑,还老是一副初审的样子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有一次他好奇,从厕所虚掩的门缝看去,看到那家伙在对着镜子叨叨咕咕,似乎是表白,说着什么请和我交往之类的话。

岸在门外扑哧一声笑出来,厕所里的紫耀一副惊恐的样子瞪大眼睛看着他,似乎被窥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岸靠在门框上抱着手臂说:“喂你这家伙太不够意思了,有了喜欢的人也不告诉我。”

紫耀从鼻子里哼哼:“你这个母胎solo,告诉你有什么用。”

岸好像被戳到了痛处,虚张声势的大声说:“哥交往过的人多着呢。”

紫耀不信:“你可别瞎扯了,我看你和那个佐藤,急死了我了都快。”

岸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:“才没那么回事!”他心里一阵惊讶,紫耀这人看起来天然,心里其实跟明镜一样呢。

紫耀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摆摆手说:“哎,和你说一下我这件事,我最近喜欢上一个人,他约我去给他过生日,我在想要怎么给他好好告白。”

岸瞪大眼睛,大力拍上紫耀的后背,说:“你小子可以啊,这明明就是对你有意思啊!”

紫耀皱眉:“不好说,他说还有另外一个人,要介绍给我认识的。”

岸沉思了一下:“有旁人在场确实不太方便,不然你送他回家,趁机告白。”

紫耀疯狂点头:“可以啊kishi。”

岸拍着他的肩膀,故作成熟的说:“加油年轻人。”被紫耀反手打了回去。

紫耀想过很多次自己喜欢岩桥什么,都说一见钟情是看脸,但是再次相遇相识相知,当紫耀对岩桥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更喜欢这个人了。

无论是被自己的傻话逗得大笑的脸,还是再辛苦也不抱怨一句的坚韧,还是与外貌完全不符的巨大的力气与胆量,都吸引着他。他还能记忆起初遇岩桥时候的感受,樱花飘落在他俩之间,视线的汇聚与胶着,从此让他的眼神离不开这个人,也甘愿守护这个人。

紫耀觉得自己一定程度上是个笨蛋,不知道这种心意能传达到几分,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对方当成恶心的变态。

但是他知道,这是自己必须进行的告白。

繁忙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,紫耀被闹钟叫醒的时候,看到上面的日期已经跳到了12.17。

他拉开窗帘,发现窗外一片银白,居然是初雪。

他拿起自己准备的礼物,准备收拾一下自己,去赴这场不知结果是喜是悲的约会。

吃饭地点在岩桥喜欢的汉堡店,之前岩桥向他推荐过这家的牛肉芝士堡特别好吃。

紫耀到的时候岩桥已经等在店里,他看到岩桥对面做了个人,清瘦身材,清爽短发,岩桥正眉飞色舞的和他聊着天,和与自己相处的气氛不同,他竟然觉得岩桥有点撒娇。

他走过去,岩桥看到他,露出笑容。对面的人也看向他。

“啊是你!”两个人同时惊讶。

岩桥迷茫的看着他俩,紫耀还在shock中,神宫寺率先解释道:“空手道社团招新的时候见过。”

紫耀连忙附和,感激的看了神宫寺一眼。

岩桥赶忙介绍:“这位是神宫寺勇太,我的青梅竹马,因为在咱们学校,不过是别的专业哦。”

“估计你也见识过了,他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学习空手道了,因此是个高手哦。”他笑着补充。

转过头对神宫寺说:“这位是平野紫耀,是我们系的学弟,多亏了他在学习上帮助我了,不然我可就惨了。”

神宫寺笑着向紫耀伸出手:“初次见面,你好。也多谢你照顾我们玄树了,你别看他这样,实际上朋友可少了,能和你成为朋友,他超级开心的。”

紫耀落座了,他有点懵,什么天降的青梅竹马??什么叫我们玄树???多谢我的照顾??这也太亲密了吧。

在他当机的时候,岩桥又抛出了另一个炸弹:“既然是朋友我不想瞒着紫耀哦,我和神宫寺在交往的。”

这下紫耀的大脑彻底死机了。

 


交差点(3)

(3)“为什么没有朋友呢。”平野紫耀想着,开学的这一个月,他除了和室友打交道之外,基本上没有和同级的人说上话。
  特别不巧的是,由于他错过申请宿舍的规定时间,被宿舍管理员调剂到了一间远离他们系其他人的宿舍,室友是一个学长,姓岸,长了一副很好说话的脸,但是毕竟高自己两级,没有办法一起上课。岸看起来人缘很好的样子,老是有人来找他聊天,有一个经常来的人长得和平野还有点像,好像是姓佐藤。所以自己第一天搬进宿舍的时候,岸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还一直询问自己真的不是姓佐藤嘛,搞得平野以为自己长得像他的前女友。

    基本上上课的时候平野都是一个人坐在最后排,他视力还不错,可以看清投影。其实他心里还挂念着当时棒球部的那个梨涡少年。平野紫耀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,这种感觉好像是有个小人一直在他心上抓抓挠挠,让他不能安定。

    他也曾经问过岸这个人,岸说好像是个在学校蛮出名的人。不过岸是个运动苦手,自然不会加入任何运动相关的社团,因此认识的相关的人十分有限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在意就去棒球部见学好了。”岸这么出主意,但是紫耀觉得自己也没有棒球部的熟人,这样未免太奇怪了。

   每次上课之前紫耀又在无意义的发呆,他有点厌烦这种没人聊天的无聊状况。上课铃打响的时候,有一个人跑了进来,和老师鞠躬说了对不起,然后大大方方的坐到了第一排。紫耀睁大眼睛,感觉自己内心的小人兴奋起来。他能感觉到身边的女孩子开始议论,但是他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。他紧盯着岩桥挺得笔直的后背,发现对方和他一样形单影只。在课间的时候他走了过去,向岩桥露出了有点局促的笑:“你好。”岩桥有点迷茫的看着他,想了一会,露出了标准的微笑:“啊我想起来,你是那天那个人,怎么,对棒球感兴趣嘛。”紫耀沉默了一会:“我叫平野紫耀。”岩桥笑得更深:“紫耀,很特别的名字。”“可以和你一起上课吗。”紫耀心一横,抛了个直球。“可以哦,在这个班里我也没什么认识的人。”岩桥大力点头。

    之后他们就每次都一起上这门课,紫耀负责占座,岩桥每次都会踩点到,后来紫耀询问了才知道,是因为他在这之前有棒球训练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呢,这么累了还这么认真的上课。”紫耀感叹到。“没有办法呢,去年因为身体的关系休过一段时间的学,再不努力,怕是赶不上了。”岩桥还是笑呵呵的。“欸?所以你是前辈咯?”紫耀有点惊讶。“哈哈哈不要在意啦。”岩桥摆摆手又低下头去看书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奇怪,两人的关系进展意外的迅速,现在已经到了偶尔会在一起约咖啡馆自习的程度。岩桥因为要补修之前课的缘故十分繁忙,在这之间他还要兼顾棒球队的训练,紫耀看着他有点疲惫的脸十分心疼。但是岩桥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,紫耀从来没有听过岩桥抱怨或者灰心。越来越了解之后,紫耀更能参透岩桥笑容背后的东西,因此觉得这个人越来越吸引他。他想帮助他,想保护他。因此他主动提出帮岩桥补习功课。紫耀这人看起来天然,但实际上特别聪明,他给岩桥讲解知识的时候也经常会加一点天然的笑料,逗得岩桥合不拢嘴。紫耀觉得很开心,因为无论是被岸吐槽了多冷的笑话,都能让岩桥大声笑出来,他有时怀疑这个人可能是天使吧。

   期末考试考完之后,岩桥给紫耀发讯息:“这次考试多亏了sho君,所以我想好好报答你。刚好要到我生日了,可以一起过吗。还有有一个朋友想要介绍给你认识,我觉得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。”

   紫耀看到讯息,被喜悦感淹没了,完全不在意那个提到的什么朋友。


交差点(2)

(2)

岩桥玄树今年大二,但是因为大一因为生病休学了半年,很多课不得不和大一新生一起修,这也让他很苦恼,因为他是个怕寂寞的人。和男朋友神宫寺吐槽这些的时候,对方一脸宠溺地说:“不然我陪你去上嘛。”

“不要啦。”岩桥拒绝,“bu酱和我都不是一个专业,这样会耽误你学习啦。”

“那玄树可要好好交朋友啊。”神宫寺笑着拍拍他的头,被岩桥瞪了,他只好卖萌的笑。

神宫寺和岩桥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,因为父母都是好朋友的关系,可能没有记忆的时候就玩在一起了了。岩桥有时候都好奇那家伙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,但是都无所谓,从国中时期他就知道,自己离不开这个人。

国中时期的岩桥不知为什么,被学校的不良看不惯,他们经常会在放学路上堵他,不会打人,但是也会推搡他,说些不好听的话。

岩桥并不是外向的性格,这些东西一向是独自默默忍受。到了极限的时候,他就装病不来学校。这一切,反倒是小他一级,教室都不在一层的神宫寺第一个发现了。

神宫寺开始每天送他回家,即使国中时期他的家已经在和自己相反的方向。那些不良吃了一些苦头之后,对岩桥的态度逐渐收敛,但是即便如此神宫寺也一直坚持送岩桥回家。从国中,到高中,即使有谁交往了女朋友这个习惯也从未被打破。

后来神宫寺偶尔会在岩桥家吃饭,甚至留宿。不过那个时候岩桥还没有认为他们两个的关系有其他可能性,毕竟高中以后,神宫寺变成了校草一般的存在,交往的女朋友一个赛一个的漂亮。不过岩桥也听说过一些:“别看sgs长这样,其实这人轻浮得很”的传闻,不过他一点也不信,自己眼里的神宫寺明明坚定而认真,是个特别可靠谱的人。

打破他俩关系现状的契机是岩桥高中毕业,最后一次神宫寺送岩桥回家。神宫寺看起来特别特别沮丧,到了岩桥家门口的时候,两人站定,岩桥轻轻问:“怎么了吗。”神宫寺说:“以后不能送你回家了,不过等我,一年之后我一定会考上你的大学。”岩桥被他这种认真的气氛吓到,干笑了两声,说:“神宫寺你其实不必。。。”神宫寺打断岩桥的话,说了句直愣愣的喜欢,就跑走了。

岩桥那晚失眠了,想了很多,似乎神宫寺在自己心里是不一样的,喜欢不喜欢,是不是想要成为恋人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敢想过,但是他知道他对神宫寺的感情,与对任何人都不一样。

但是岩桥这人挺怕表露心迹的,与神宫寺不同,他觉得说出来可能就变了,因此更喜欢朦朦胧胧的感情。

在他高考之后的那个暑假,神宫寺也有来他家里玩,但是他们两个都对这件事闭口不谈,岩桥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开口,神宫寺是怕的到负面的答案。

岩桥大学之后两人的见面相对少了,神宫寺是高三,学业繁忙,岩桥大一,忙着适应新环境。

一两个月只有偶尔打电话,但是临近神宫寺生日,岩桥决定给他一个惊喜。

那天晚上,他估算好神宫寺放学的时间,带着预定好的蛋糕,提前等在了神宫寺放学的路上。

神宫寺看到他,先是震惊,然后喜色逐渐浮现在脸上。“果然还是想陪你一起呢。”岩桥看似不经意的说。

神宫寺家居然没人,这让岩桥有点震惊。两人尴尬的沉默了一阵,神宫寺开口:“你以为是我拯救了你,其实我们是互相的救赎,这种状况已经很久了,父母工作太忙,我也有一段时间不想回家。但是之后和你回家偶尔在你家吃饭留宿的日子真的很开心,让我觉得自己被喜欢被在意了。”

岩桥这么看着他,眼眶泛红。他把神宫寺抱住,在他耳边说了句:“喜欢,你的一切我都喜欢。”

神宫寺猛的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岩桥眨眨眼睛:“superise哦,生日不准难过!”

后来神宫寺也就成功的考上了岩桥的那所学校,两人正式开始交往,甚至还在一起租了房子,不过两人的关系对外暂时是保密的。


交差点

冷坑试水

ooc 有

三角关系有

爱情友情不一定

随缘更

我想看看萌这个的人多吗

 

刚上大一的平野紫耀对一切都很好奇,新的城市,新的学校,周围也都是一些崭新的面孔。东京的快节奏让紫耀有点寂寞,在某一个早上碎碎念着果然还是怀念名古屋的早上,他听到室友说这一天是学校社团纳新的日子。活跃如他自然要去转一转,紫耀的运动神经极好,却不是很敢放心运动,因为他有着令人吃惊的肌肉体质,他妈妈老是看着他粗壮的胳膊劝他减少运动量,理由是肌肉过剩会吓走女孩子。

“什么嘛,作为自己也是很苦恼的。”紫耀想着这些,走到了各个招新社团前。

社团很多很多,有很多女孩子穿着可爱的衣服给来的同学介绍自己的社团活动。

“cosplay社”,紫耀看看自己结实的胳膊和小腿,冲着穿的很二次元的可爱小姐姐说了句抱歉。

在J大众多的社团里,茶道部算是很惹眼的一个,部长是著名茶道世家的接班人,帅气的很,这次他们的表演又引起了女孩子们的尖叫。

“如果我加入了,说不定会变得有人气呢。”紫耀凑上前观看,最终因为担心腿麻的问题只好作罢。

正在紫耀发呆的时候,一旁空手道社的部员招呼他:“这位同学,是不是。。。”

紫耀下意识的点头,却被带上了台,让他比赛。紫耀懵了。

对阵的是一个挺好看的小哥哥,比他高一点,身材纤细,皮肤不白,但是看起来很干净,右脸上右两颗痣。他冲紫耀礼貌地笑笑,露出一口白牙。紫耀还在发愣,就已经被清爽小哥掀翻在地。

紫耀被其他部员道歉并扶下了台,他隐约知道自己是被认错了。可能还是肌肉的错吧。

被摔的晕晕的他继续往前走,却被野球部吸引了目光。或者说,是野球部正在示范击球的那个小哥哥。

初春时节樱花正开,而他就在樱花树下击球。那个人有一张美的模糊了性别的脸,因为用力而脸色潮红,这样就更显出皮肤的白。他们在做球速的测试,那人打出求,胸有成竹的笑出一对梨涡,测试速度刚好是120km/h。

“好厉害。”平野紫耀心想,不自觉这句话从口中脱出。

那个棒球少年耳力不错,循声看过来,笑着说:“谢谢,欢迎来野球社,我叫岩桥玄树。”

烂漫的春天,盛开的大片大片的樱花海,少年含着笑意的目光。紫耀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,幸好那少年很快就和他的同伴们走了,剩下紫耀在那里发呆。


陷入一种讨厌自己的情绪辽

没有自制力的人永远不会快乐。

啊啊啊

好喜欢yjx

在你身边(19)

(学生设定 OOC 自行车 感谢阅读)

樱井翔还是紧张的。

他支支吾吾,最后只憋出一个哦。

二宫轻笑,天色越来越黑,二宫拉起自己的帽子,牵起樱井的手,第一次感受到对方的紧张。这样的樱井让他觉得可爱,不再是闪闪发光的,不再是游刃有余的。

二宫曾经去看过樱井为学生会的演讲,那是樱井盛情邀请他去的,但是他偏偏拒绝,最后还是缩在角落里看了。

台上的樱井是他不熟悉的样子,但是或者说那样才是樱井翔这个人常规的样子。

他神采飞扬,他踌躇满志,举手投足间无不显示出一种游刃有余的魅力。这样的樱井,是二宫没有仔细凝视过的。

在二宫眼里,笑着喝完自己碗里的荞麦面汤打着饱嗝的人,有时笨笨的会被自己损的说不出来话的人,说情话之后会腼腆一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人,包括此时此刻,穿着双层连帽衫带着单层兜帽的人,才是樱井。

二宫摩挲着樱井的手心,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让这个人变笨了。

这边樱井说:“好了嘛,不要撒娇了,去宾馆?”

二宫白他:“大流氓。”

樱井一脸窘迫:“谁刚才说不想回宿舍来着。谁刚才还挠我手心撒娇来着?痒死我了!“

二宫扑哧笑了:“那你有没有想流氓的事情吧?“

樱井无言以对,反而凑近二宫的耳根,在他耳边用磁性的低音炮说:“那你就没想到吗?“

二宫脸红了,锤着樱井的胳膊:“笨蛋!!“

樱井拉过他的手放在胸口,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其实你是想和我多呆一会吧。虽然我不知道智君和jun发生过什么,但是总感觉是很让人感慨的事情。不过nino你放心,我会一直都在。“

二宫被这猝不及防的告白弄得有点懵,虽然和樱井在一起不久,但是他感觉他们两个之间似乎有磁场,总能心心相印。就像去偷看的那场演讲,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樱井就得意的问:“我帅不帅?“二宫装模做样的说我没去。樱井小声嘟囔你怎么舍得。是啊,那样的樱井,二宫也想看。但是二宫最珍惜的,是眼前这个,褪去所有浮华的,真真实实的,一点也不完美的樱井翔。

二宫看着樱井:“去。“

他们最终挑了一个离学校特别远的小旅馆,装作是两个同行的朋友,玩的太晚没办法回住处的那种。

放下东西二宫说自己先去洗澡,剩下樱井翔一个人在卧室坐立不安,樱井寻思二宫这人怎么能这么淡定,还抢着去洗澡。还在洗澡前调侃的问自己要不要一起洗。

樱井在脑子里搜寻自己看过的类似题材的爱情动作片,可惜没有双男主设定,说白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做。这么大的事情脱离了掌控,我们的学生会主席,真的很慌。

而二宫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搞,不过他觉得这种事随心所欲就好了。他抢先洗澡是因为刚才走了不少路,小宅男在空调房里呆惯了,出了点汗多少有点不舒服。

二宫很快就洗好了,穿着浴袍窝在椅子里,像只猫咪,但是其实这个动作激起了他窝在宿舍椅子上打游戏的记忆,他现在默默想念自己的游戏机。大概一会的事情会比游戏更好玩也说不定,他安慰自己。

樱井洗的意外的慢,二宫在椅子上窝着,宾馆的温度过于舒适,不一会他就睡着了。

樱井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二宫,由于刚洗完澡脸上带着红晕,浴衣有一点点滑落露出同样有点红的胸膛,腿在浴衣下也若隐若现。

樱井翔感到口渴。

但是他不忍心吵醒睡着的二宫,便轻轻的把他抱起来,想把他移到床上,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。

二宫感到睡梦中有人抱着他,就回抱那个人的脖子,他迷迷糊糊的喊着翔酱,樱井低低的答应着,并且感受到自己某个地方的变化。

这个磨人的小妖精。

二宫感觉身体腾空,逐渐清醒过来,看到公主抱自己的樱井翔。

他有点懵:“樱井翔,你想干啥。“

樱井说:“看你睡着了,想放你去床上睡的。“

二宫说:“放我下来吧,抱着怪沉的。“

樱井乖乖的放下来,他没有洗澡以后穿浴衣的习惯,只穿了短裤,没有穿上衣。

二宫敏锐的发觉了他某个地方的变化,:“我睡了,你怎么办。“

樱井注意到他的实现,窘迫的不行,说:“不是,你刚才一直特别甜特别软的喊我,我真的没那么流氓。“

二宫脱掉睡衣扔在地上,逐渐贴近樱井,用气声在他耳边说:“翔酱还是好学生哦,流氓的是我。“

亲吻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事情,樱井没有想到是自己被二宫扑到在床上,他们互相热烈的抚摸着,但是两个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樱井感受着二宫尺寸不俗的某物也在变大,顶在自己的腿间。

他心一横,翻身将二宫压在身下,看到二宫用湿漉漉的上目线看着他,满脸的意乱情迷。

真是牙白。

在将二宫的那物吞下之前,樱井也没有想过自己会主动做这样的事情,一开始太过深入,导致他流了不少生理性泪水。但是他马上就卖力的吞吐起来,学着某些影片里的女人。

二宫一开始很抗拒,一直说着不要不要,不过樱井能从他的反应判断他还是很舒服的,他听到二宫发出他从来没有听过的甜腻的呻吟,最后极限的时候,二宫猛地退出,但是还是弄了樱井一脸。

樱井拿起纸巾擦脸,高潮过后二宫有点无力,但还是爬起来,想要给樱井/口。

樱井没让,只是拿着二宫的手在自己挺立的/欲望上抚慰,二宫看着樱井呼吸逐渐急促,便覆过去吻他,他的眼睛,他的鼻梁,他的嘴巴,他的脖子,都被二宫照顾了一番。二宫甚至咬住他的乳/首,在他的胸前留下一些痕迹。

樱井发泄完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,二宫嗔怪樱井:“为什么不让我给你/口。“

樱井说:“直觉让我这么做了。“

二宫笑了:“真有你的。“

樱井问二宫:“之前有过女朋友吗?“

二宫说:“又是有过,很容易分手欸。“

樱井问:“那和我这个,是第一次吗。“

二宫锤他的肩,轻笑道:“是啊。“

樱井吻他的眉毛。

二宫说:“翔酱大概很受欢迎吧,学生会会长什么的,人也帅,身材也好,演讲钢琴都那么厉害。“

樱井倒吸一口冷气,问:“小和你傻了吗?“

二宫fufufu的笑:“可惜是个喜欢迷彩和双层帽衫的笨蛋。“

樱井揽过他把他包在怀里。他有点害怕,因为看到二宫流了眼泪。

二宫说:“我很开心。“

樱井说:“我很爱你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