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kurai

a团红黄不o 追星博 偶尔日常 不定期更文

一个偶然(1)

校园里的恋爱故事

1.

要怎么去形容夏天,是绵长延续的蝉鸣,是女孩子露出的精心保养过的白花花的手臂和大腿,还是沙沙甜甜的冰镇西瓜。

对于樱井翔来说,夏天,可能是冰拿铁与空调房吧。

很多年后他也有着这样一个习惯,夏天的时候,总是用冰拿铁开始新的一天,那些有辩护的日子,拿铁让他精神百倍,而没有辩护的日子,苦涩的滋味也让他消磨少许闲暇。仔细推想,这样一个习惯大概源于他大学的时候。

但是在大学的某一天他恨死了自己这个习惯。

2.

考试周总是复习十分紧张,但是我们的优等生樱井同学的考试周却游刃有余,甚至享受的复习着他的功课。这是因为对于他来讲,平时身兼班长/学生会长/辩论队队长的职位,除了学习,要分出相当一部分时间来做活动,打辩论。并且出于某种意义上的完美主义,樱井翔绝对不允许自己因为那些活动而耽误哪怕一点点的学习,所以最忙的时候,他有着一周只睡四个小时的记录。但是到了考试周,这些相应都停止了,而樱井也由于平时学的扎实,稍事复习,就能取得极好的成绩。

所以我们的樱井同学,得以在考试周,拿着一杯冰拿铁,大摇大摆地走进图书馆。

然后他发现,没有座位。

在他逛了图书馆好几圈之后,终于找到了一个堆着很多书的座位,只有一个人,旁边的凳子上也摆满了书。樱井看那人伏案看书,小声问一句,这里有人吗?”那人没抬头,小声说:”人是没有,书有不少。”

樱井说:“我可以把书挪一下位置吗?”那人说:“随便你。“

樱井便把书都堆在了桌子上,很高一摞。樱井顺势把自己的电脑和冰拿铁放在了桌子上,掏出手帕擦擦头上的汗。

这时候书摞突然倒塌,碰洒了樱井的冰拿铁,而冰拿铁一股脑洒在了樱井的电脑上。

那人比樱井反应还快,赶紧拿起电脑,用纸巾擦。

“先别开机,干了再说。”那人说着,和樱井对视。

这双眼睛大概能算得上樱井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之一了,它有着蜜糖般的颜色,但是又有着格外清冷的触感。配上主人的薄唇,让樱井觉得他的主人应该是特别容易把女孩子弄哭的类型。

但是这个眸子的主人偏偏穿着拖鞋与大的不像话的T恤,和这双眼睛的感觉相差太远。

樱井这样想着,直到这个人开口。

“哎,好麻烦欸,算了,信任我吗,我帮你修。”

樱井意外的觉得这个人很可靠,点点头。

那人说:“我叫二宫和也,你明天来拿吧,我还在这。”

樱井说:“没个联系方式吗。”

二宫横他一眼:“不信任别让我修啊。“但是手上还是麻溜地写了邮箱地址,看也不看他:”给。“

樱井说:“谢谢你,二宫和也。“然后我们的好学生樱井,鬼使神差的就,走了,完全忘记自己要复习这码事。

第二天他来找二宫的时候,提前给二宫发了短信,但是没有得到回复,到了图书馆,发现二宫还在那里。那个座位似乎是他专属,图书馆位置这么紧张也没人会去坐。不过今天书倒是,少了很多。

他拍了一下二宫的肩,那人还是缓慢抬头,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。樱井小声说:“没看到mail吗,是不是邮箱地址留错了。“二宫说:”看到了。“飞快的拿出电脑说:”给你。“樱井说:”这么快就好了?“二宫一个白眼:”你这家伙别小看人,我可是专业的。“

樱井看着二宫手里计算机专业的书,想想这个人可能是计算机专业的大神。

就这样樱井又开始了悠哉游哉复习的状况,只是不再迟到图书馆,他再也没去二宫的位置上拜访,只是偶尔看一下那人在不在。

但是无论何时,那个人都是在的。

樱井想:大神无误,努力型的。可是哪里想到考试结束就再也没在图书馆见过二宫。

tbc

疯了

深夜想被yjx这样那样这样。
睡吧瞎想啥。

在你身边(17)

(1)

最近松本润看樱井翔觉得他很奇怪。樱井翔老是和那个叫做二宫和也的人在一起。他们会一起自习,一起吃饭。

松本润感觉作为亲友的小原和自己仿佛被抛弃了一样。

有一次他过来想找樱井讨论事情,结果看到樱井刮二宫的鼻子,二宫笑得很害羞。

松本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樱井的那个眼神,松本从来都没见过。松本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与纠结,所以自己的亲友居然是那边的吗。他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樱井,只能自己纠结。

有一次樱井来找松本,说:“松本君,nino想认识你一下。”松本高冷:“都是一个专业的,之前不是联谊过嘛,早都认识了啊。“樱井挠挠头:”我也不清楚哦,他说特别想认识你。“

松本背后出汗:“那家伙不是有你了吗。“说完又暗自后悔自己说的什么傻瓜话。樱井低头:”啊对不起,你应该看出来了,我们在一起了。“松本有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震惊:”你什么时候弯的,我都没看出来!“樱井说:”嗯,遇到他之后吧,他有着相似的心情实在是太好了。“松本说:”你家里那边你打算怎么办,你比我了解你父母,不可能放纵你的。”樱井苦笑:”走一步看一步吧,能在一起一天,也很幸福。“松本叹气:”一点也不像你啊,那个追求万无一失的樱井翔去哪了。恋爱真是害人不浅。“他说着这样的话却没什么抱怨的语气,最后看向樱井,真诚的说:”祝福你。还有,以后有啥别自己闷着,哥们不是白当的。“樱井微笑:“谢谢。”他想了想:“正好有一件事,nino想要你我,还有他室友智君一起吃个饭。”“欸?”松本不解但是很痛快的答应了。

(2)大野智没有想到二宫的动作这么快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一家餐厅的地址。二宫说:“周末晚上六点,不见不散。”

大野智照了照镜子,从来没有如此后悔过把自己晒得这么黑。也不知道那个人还是不是当年可爱的包子脸。

周末下午,松本和樱井一同出发,两个人走在路上十分有回头率,其中七成是因为松本。他的私服都过于欧虾类,走在路上像个明星。这边二宫和大野也一起出发,两个猫背少年显然低调很多。二宫没有刻意打扮,普通的T恤牛仔裤被他穿的清爽干净。大野智为了这次“重逢”可谓煞费苦心,他去理发店剃了鬓角,买了修身的休闲西装。打扮起来让二宫眼里都有一丝惊艳。

松本和樱井先到,在座位上看菜谱。大野和二宫慢吞吞的迟到了几分钟。到的时候樱井和松本正埋头于菜谱,低声讨论点什么好。

“这家店有汉堡肉太好了,nino不太能吃烤肉的。”樱井正这么说着,二宫咳嗽了一声。松本和樱井抬起头,松本的目光对上大野智的,他眼里有狐疑。

二宫和也说:“你们好,这是我的室友,大野智,美术系学生。”


在你身边(16)

二宫和也回到宿舍,看到大野智在收拾自己的画和颜料。

“恋爱 这回事比我想象的要奇怪欸,”他没头没脑的开始,“我可是心跳超慢的人呢,不知道怎么的心跳就变快了,好像是喝了酒一样呢。”

大野智没有停下来,用上目线看着他,示意他继续讲下去。

“想要见到他,但是见到之后又会有点害羞,想要靠近他,分别的时候会有点不舍,但是明明很快就可以再见到的哦。”

“nino你可真可爱。”大野智笑着说,“世界第二了哈哈哈。”

二宫一头雾水,想了想,“世界第一,是不是你之前提过的j君。”

大野智fufufu的笑起来,“啊亏你还记得。嗯,当时喜欢上他的时候,我也只有十岁,他比我小三岁哦。”

“大叔你好恶心哦,居然对儿童下手。”二宫一边吐槽一边笑翻在床上。

大野智抓抓头发,那时候我也是儿童哦,而且还是班里最受欢迎的男生,他们都叫我王子。

二宫看看这个黑的不行的室友,怎么都没办法把他和王子联系到一起。

“我的肤色是晒出来的啦,之前蛮白的。”大野智拼命争辩,看二宫还是不信,翻箱倒柜从箱子底下拿出来了一张照片,照片里两个豆丁靠在一起,左边圆圆面包脸,右边鼓鼓包子脸,特别可爱。二宫觉得这两个人都有点眼熟。

大野智指着左边的可爱男孩,对二宫说,这就是我。二宫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半天才说:“智,我现在去把你的鱼竿扔了可以吗。”大野智露出巫婆笑:“如果你不想要你的游戏机了的话。”

二宫一阵颤栗,这家伙真的为了钓鱼什么都做得出啊。

二宫的目光落在右边那个包子脸上,这个男孩有着异于常人的浓颜,五官突出而好看,他软软笑着,靠在大野身上。

二宫问:“这就是你的j啊。”大野点头。

二宫感觉这个人多少有点熟悉,是不是哪里见过,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他无意识的翻面,看到背后写着“大野智,松本润,一辈子,好朋友。”刚想本能的嘲笑大野智这个幼稚鬼,才发现,松本润,什么,松本润???!!!

大野智看着二宫shock的表情,不好意思的说:”对不起我以后注意防晒。”

二宫冷静了一下,说:“这个松本润,是我们专业的,他和樱井翔是好朋友。”

这下换大野智震惊。

二宫说:“虽然不合时宜,但是你们这个年龄差是怎么回事,现在我们可是同级啊。”

大野说:“当时我家里出了变故,搬了家,休了一阵学。这也是我们分开的原因。当时我不知道对他的喜欢是这种,但是只想着一直和这个人一起,一起升学一起工作,干什么都好。搬家的时候我求了父母很久,他们只当我小孩子脾气。后来我回去找,发现他们家也搬走了,再也没联系上。没想到居然能考上同一所大学。”

二宫不知道该说什么,良久,他说:“有机会拉你们一起吃饭。”

大野智没看他,只是一个人发呆。


在你身边(15)

其实二宫也没有接过吻。

只是凭着本能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。

樱井刚想从后面拖住他的头加深这个吻,突然听到后面有人走过,他俩都身体一僵。樱井把二宫揽到怀里,等着他们走过去。

这时候,樱井的手机响了,是樱井妈妈打来的。樱井今天答应父母要回家,妈妈看樱井好久不回,所以打电话询问。

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天已经全黑了。

看樱井为难,二宫比了个口型:“不然你先回去。”樱井有点不舍,但是迫于母亲的威严,连忙答应下来。

二宫陪樱井去车站。

车站人多,他们不好拉拉扯扯,樱井的大眼睛里流露的都是不舍,二宫嘲笑他:“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啦。”

樱井看着眼前这个人茶色瞳孔里倒影着自己的脸,眼里却是明朗的笑意,更委屈了:“我想和nino多待一会啊。”

二宫笑的更开了。“来日方长啊翔酱。”

樱井的眼睛亮了,笑意从他的嘴边升腾,抑制不住。“nino你叫我什么!”

“翔酱啊。”

这时候电车来了,二宫靠近樱井,在他耳边飞快地说了句:“翔酱再见。”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夜色中樱井听到自己的心跳,即使在嘈杂的车站也清晰可闻,但是夜色中他看不见的,是二宫绯红的耳根与脸颊。



在你身边(14)

“去上次联谊的那个小酒馆吗?”樱井冷不丁问道,天气微凉,他们两个都穿着连帽衫,二宫把帽子拉到头顶,一副怕冷的样子。被樱井冷不丁一问,有点不知所措。樱井趁着这个时候,拉住他的手,十指相扣。二宫觉得有点奇怪,不过樱井的手暖暖的,倒是也不讨厌。

“好。”二宫回答。

他们就一路手拉手走着,二宫很瘦,个子也不高,这么一戴帽子,不认识的人只当他们是普通情侣。

到店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,他们找了吧台座位,好巧不巧,今天也有人来联谊,男男女女闹作一团,异常热闹。他们俩刚点了生啤,听到联谊的人大声聊天觉得蛮有趣,便一起偷偷看着。联谊游戏真是换汤不换药,不一会,一个女生就被要求坐到她对面的男生腿上。

他们两个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幸好那边的人没有注意到。

二宫耳根红了,樱井便逗他说:“怎么啦,还想再来一次嘛?”

二宫知道他的坏心思,但是并不上套,说:“我当时只是想捉弄你一下。你看你好像从没受挫或者丢脸过一样。”

樱井说:“哪里没有,你看我在你身上碰了多少钉子。”

二宫小声哼哼:“谁叫你往钉子上碰的。”

樱井翔嘿嘿了一声:“就碰你就碰你。”说着就往二宫身上蹭。二宫嫌弃的翻着白眼,但是却没有躲开。樱井得寸进尺,捏住了二宫的脸,二宫这才假模假式的生气,连名带姓的喊他:“樱井翔你给我够了。”

樱井赶忙放手,但是还是没个正经样子。二宫挖苦他说:“学生会长兼班长,半扎生啤下肚就变轻浮男,我这要是给你说出去,多少小女生心都碎了。”

樱井说:”你倒是尽管去说,没关系。“

酒吧里的欢笑声一浪接着一浪,樱井接着说:”当时你坐在我腿上的时候我挺惊讶的,以为按照你当时拒绝我的脾气,你也会拒绝,或者敷衍过去。可是你没有。”

他的声音本来就低沉悦耳,在热烈气氛的衬托下显得别具一格。

“当时的我非常想抱住你。亲吻你。”

樱井看着二宫,语气异常诚恳。

他看到二宫琥珀色的眸子黯了一下,他和服务员说了句结账。服务员过来,樱井乖乖的掏了钱。

樱井懊悔自己说错了话,跟在二宫后面,不知道该说什么,二宫倒是还慢悠悠的走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直到走到一个巷子口,二宫突然停下,心不在焉的樱井差点撞到他的身上。

樱井刚想问怎么了,二宫便把他推到巷子里,樱井感觉道自己的背抵着凉凉的墙面,二宫的胳膊支在他身体两侧,没等樱井开口,唇便堵了上来。


5.5

无论如何都过不好
因为自己达不到自己心里的好

嘿嘿

这几天先不更 周末晚上可能更
不过也无所谓吧
陷入周五的惆怅
不知道说给谁听
曾经赴日是我的理想
最近看了好多负面的消息
开始思考人生
其他的也是
人啊
了解这个世界之前还是先了解自己比较好

在你身边(13)

他们走出荞麦面店的时候已经是暮色沉沉,春天的傍晚稍稍带着一点凉意,路旁的樱花盛开着,风刮过,就散落一地的花瓣。

“就这样散步吗,还是去哪里。”樱井问。二宫耸耸肩,说:“都可以啦。”

樱井说:“第一次date诶,小和真的没有想去的地方吗。”二宫想了想,说:“我记得学校那边有一个广场,最近有音乐喷泉,不然去看吧。”

“音乐喷泉几点开始啊?”樱井问。

“七点。”

樱井看着自己手表已经指向了六点三刻不禁着急起来,他拉起二宫就飞奔起来。二宫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就被樱井拉着飞奔,不禁喊了几声樱井桑。樱井回头笑着对他说:“喷泉什么的,要迟到了哦。”二宫不禁想翻白眼,但是还是跟着他一起跑了。还不忘提醒樱井松开自己。

还好吃饭的地方距离广场不远,但是二宫这个小宅男跑到的时候已经喘的直不起腰来了。

樱井看着手表指针指向六点五十九,呼了口气,便看到喷泉绽放起来。伴随着喷泉播放的音乐竟是卡农,意外的适合情侣。他赶忙拍拍二宫的后背。这时候天已经黑了,喷泉配着灯光与音乐格外的美丽。

两个人呆呆的欣赏了一会,同时转过头望向彼此。他们两个距离不远,并且有着逐渐靠近的趋势。两个人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。

这时候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叫喊:“nino!”吓得两个人都一哆嗦。二宫循着声音看过去,原来是牵着女朋友的相叶雅纪。

二宫有点尴尬,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。相叶则是一脸了然的看着他们。二宫只得介绍:“这是我同学,樱井翔。”“这是我发小,相叶雅纪。”

没想到樱井却和相叶聊了起来,而且还有越聊越开心的架势,最后他们互相交换了邮箱,看的二宫和相叶女朋友目瞪口呆。

在二宫还在发愣的当儿,樱井已经和相叶告别:”再见aiba酱!“相叶则是笑嘻嘻的回道:”再见翔酱,有时间来我店里吃饭!“他心里无语,叫的比自己还亲还自然的吗。、

这边樱井拍拍发愣的二宫,说:”继续逛逛吧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