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kurai

a团红黄不o 追星博 偶尔日常 不定期更文

陷入一种讨厌自己的情绪辽

没有自制力的人永远不会快乐。

啊啊啊

好喜欢yjx

在你身边(19)

(学生设定 OOC 自行车 感谢阅读)

樱井翔还是紧张的。

他支支吾吾,最后只憋出一个哦。

二宫轻笑,天色越来越黑,二宫拉起自己的帽子,牵起樱井的手,第一次感受到对方的紧张。这样的樱井让他觉得可爱,不再是闪闪发光的,不再是游刃有余的。

二宫曾经去看过樱井为学生会的演讲,那是樱井盛情邀请他去的,但是他偏偏拒绝,最后还是缩在角落里看了。

台上的樱井是他不熟悉的样子,但是或者说那样才是樱井翔这个人常规的样子。

他神采飞扬,他踌躇满志,举手投足间无不显示出一种游刃有余的魅力。这样的樱井,是二宫没有仔细凝视过的。

在二宫眼里,笑着喝完自己碗里的荞麦面汤打着饱嗝的人,有时笨笨的会被自己损的说不出来话的人,说情话之后会腼腆一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人,包括此时此刻,穿着双层连帽衫带着单层兜帽的人,才是樱井。

二宫摩挲着樱井的手心,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让这个人变笨了。

这边樱井说:“好了嘛,不要撒娇了,去宾馆?”

二宫白他:“大流氓。”

樱井一脸窘迫:“谁刚才说不想回宿舍来着。谁刚才还挠我手心撒娇来着?痒死我了!“

二宫扑哧笑了:“那你有没有想流氓的事情吧?“

樱井无言以对,反而凑近二宫的耳根,在他耳边用磁性的低音炮说:“那你就没想到吗?“

二宫脸红了,锤着樱井的胳膊:“笨蛋!!“

樱井拉过他的手放在胸口,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其实你是想和我多呆一会吧。虽然我不知道智君和jun发生过什么,但是总感觉是很让人感慨的事情。不过nino你放心,我会一直都在。“

二宫被这猝不及防的告白弄得有点懵,虽然和樱井在一起不久,但是他感觉他们两个之间似乎有磁场,总能心心相印。就像去偷看的那场演讲,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樱井就得意的问:“我帅不帅?“二宫装模做样的说我没去。樱井小声嘟囔你怎么舍得。是啊,那样的樱井,二宫也想看。但是二宫最珍惜的,是眼前这个,褪去所有浮华的,真真实实的,一点也不完美的樱井翔。

二宫看着樱井:“去。“

他们最终挑了一个离学校特别远的小旅馆,装作是两个同行的朋友,玩的太晚没办法回住处的那种。

放下东西二宫说自己先去洗澡,剩下樱井翔一个人在卧室坐立不安,樱井寻思二宫这人怎么能这么淡定,还抢着去洗澡。还在洗澡前调侃的问自己要不要一起洗。

樱井在脑子里搜寻自己看过的类似题材的爱情动作片,可惜没有双男主设定,说白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做。这么大的事情脱离了掌控,我们的学生会主席,真的很慌。

而二宫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搞,不过他觉得这种事随心所欲就好了。他抢先洗澡是因为刚才走了不少路,小宅男在空调房里呆惯了,出了点汗多少有点不舒服。

二宫很快就洗好了,穿着浴袍窝在椅子里,像只猫咪,但是其实这个动作激起了他窝在宿舍椅子上打游戏的记忆,他现在默默想念自己的游戏机。大概一会的事情会比游戏更好玩也说不定,他安慰自己。

樱井洗的意外的慢,二宫在椅子上窝着,宾馆的温度过于舒适,不一会他就睡着了。

樱井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二宫,由于刚洗完澡脸上带着红晕,浴衣有一点点滑落露出同样有点红的胸膛,腿在浴衣下也若隐若现。

樱井翔感到口渴。

但是他不忍心吵醒睡着的二宫,便轻轻的把他抱起来,想把他移到床上,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。

二宫感到睡梦中有人抱着他,就回抱那个人的脖子,他迷迷糊糊的喊着翔酱,樱井低低的答应着,并且感受到自己某个地方的变化。

这个磨人的小妖精。

二宫感觉身体腾空,逐渐清醒过来,看到公主抱自己的樱井翔。

他有点懵:“樱井翔,你想干啥。“

樱井说:“看你睡着了,想放你去床上睡的。“

二宫说:“放我下来吧,抱着怪沉的。“

樱井乖乖的放下来,他没有洗澡以后穿浴衣的习惯,只穿了短裤,没有穿上衣。

二宫敏锐的发觉了他某个地方的变化,:“我睡了,你怎么办。“

樱井注意到他的实现,窘迫的不行,说:“不是,你刚才一直特别甜特别软的喊我,我真的没那么流氓。“

二宫脱掉睡衣扔在地上,逐渐贴近樱井,用气声在他耳边说:“翔酱还是好学生哦,流氓的是我。“

亲吻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事情,樱井没有想到是自己被二宫扑到在床上,他们互相热烈的抚摸着,但是两个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樱井感受着二宫尺寸不俗的某物也在变大,顶在自己的腿间。

他心一横,翻身将二宫压在身下,看到二宫用湿漉漉的上目线看着他,满脸的意乱情迷。

真是牙白。

在将二宫的那物吞下之前,樱井也没有想过自己会主动做这样的事情,一开始太过深入,导致他流了不少生理性泪水。但是他马上就卖力的吞吐起来,学着某些影片里的女人。

二宫一开始很抗拒,一直说着不要不要,不过樱井能从他的反应判断他还是很舒服的,他听到二宫发出他从来没有听过的甜腻的呻吟,最后极限的时候,二宫猛地退出,但是还是弄了樱井一脸。

樱井拿起纸巾擦脸,高潮过后二宫有点无力,但还是爬起来,想要给樱井/口。

樱井没让,只是拿着二宫的手在自己挺立的/欲望上抚慰,二宫看着樱井呼吸逐渐急促,便覆过去吻他,他的眼睛,他的鼻梁,他的嘴巴,他的脖子,都被二宫照顾了一番。二宫甚至咬住他的乳/首,在他的胸前留下一些痕迹。

樱井发泄完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,二宫嗔怪樱井:“为什么不让我给你/口。“

樱井说:“直觉让我这么做了。“

二宫笑了:“真有你的。“

樱井问二宫:“之前有过女朋友吗?“

二宫说:“又是有过,很容易分手欸。“

樱井问:“那和我这个,是第一次吗。“

二宫锤他的肩,轻笑道:“是啊。“

樱井吻他的眉毛。

二宫说:“翔酱大概很受欢迎吧,学生会会长什么的,人也帅,身材也好,演讲钢琴都那么厉害。“

樱井倒吸一口冷气,问:“小和你傻了吗?“

二宫fufufu的笑:“可惜是个喜欢迷彩和双层帽衫的笨蛋。“

樱井揽过他把他包在怀里。他有点害怕,因为看到二宫流了眼泪。

二宫说:“我很开心。“

樱井说:“我很爱你。“


在你身边(18)

松本猛然抬头,看向大野,大野用一种不知所措的眼神回望,但是最终承受不了松本的目光,败下阵来,低下了头。

幸好他皮肤黑,若是他有着二宫一般白皙的皮肤,怕是要被看出来脸红了。

说实在的二宫没有见过大野这样的表情。这个人一般都淡淡的,或者笑呵呵的,好像没有什么在乎的事情一般,但是今天的大野,多少有点刻意,或者小心翼翼。

樱井看出这两人的不对劲,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二宫倒是一下子打破了沉默,开始招呼打击点菜。

一顿饭松本很沉默。大野看着他的眼色,也不敢放开吃。樱井殷勤的给大家烤着肉,分给各人。他和二宫小声嘀咕:“这怎么了。”二宫说:“嗯,熟人重逢,心情复杂。”

一顿饭吃到一半,松本突然开口:“不点烤鱼吗。”二宫马上拿来菜单,笑着对松本说:“你来。”

其实他心里也没底,这一番事情唐突,他拿不准松本怎么想,只好激励活跃气氛。

没想到松本把菜单递到对面,说:“应该还喜欢吃鱼吧,智。”

大野智接过菜单的手有些颤抖,他没有点菜,反而看向松本,所答非所问的说:“我这些年过的很好。你呢小润。”

樱井直接被这诡异的一幕shock到石化了,张大嘴看着他俩。二宫则是在一旁微笑。

松本本来表情严肃,听到这个突然笑了起来:“我挺好的,你怎么一点也没变啊。”

大野智fufufu的笑起来说:“我们小润倒是从小包子变成大帅哥了。”

松本润瞪他;”别乱讲,一直都是帅哥来着。”

樱井翔用口型对nino说了句:“卫生间。”

二宫会意,两个人不动声色的离席。

卫生间里樱井不住的表达自己的惊讶:“这两个人怎么回事!!我认识jun超过十年了吧,从来没意识到有这么个人!!吓死我了这个相认!!”

二宫笑了:“不如给他们创造机会??咱们先走??”

樱井坏笑:“哎呦喂你想去哪。”

二宫笑着打他,不过说了句:“都好欸。”

樱井说:“那不和他们打声招呼?”

二宫翻白眼:“你看他俩那架势眼里还容得下别人吗。”

樱井琢磨着也是,拉着二宫要走,后来想起来,问了句:“饭钱怎么办?”

二宫说:“霸王餐啊,反正我基本没在吃的。”

樱井摸着肚子一阵心虚,不过想想他俩做的这个好事也值得这一顿饭了。

他俩出门的时候看到两人相谈正欢,特别光明正大的就走了。

出门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,夏日的蝉鸣混着凉爽的风让人心情大好,樱井刚刚吃饱,但是他想着二宫没吃什么东西,问他:“不然再找个地方吃一点?”

二宫以为他还没吃饱,一脸鄙夷的问:“你是猪吗?”

樱井好脾气的解释:“你饿不饿啦。”

二宫没回答。

他们并肩走着,没敢牵手。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毛茸茸的头顶,洒在他们的肩头,拉下一长串影子。

半晌二宫说:“今天不想回宿舍。”

樱井不知道该兴奋还是紧张。


一个偶然(2)

2.樱井对那个叫二宫的男生有点好奇,不过也就是有点的程度。

最近让他烦恼的可不是这件事,而是最近有个女孩子对他表达着超乎寻常的热情,呃,说白了就是在追他。

女孩子是辩论队的学妹,叫美纪。看家境应该是个大小姐,脾气嘛,更加大小姐。

美纪的辩论打法有点凶,可能逻辑没有那么严密,但是气势上一定胜过对方。樱井觉得她这种气场很好,若是其他地方再有所长进,一定能成为一名不错的辩论选手。

所以樱井对她比较上心,会更多的指导他,但是樱井也刻意的保持着与她之间的距离,生怕被人误会。现在其他人倒没误会,我们的小公主误会了。

樱井也感觉到了这种误会,所以刻意疏远了她。但是还是躲不过。

有一次美纪把樱井约出来,在樱井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问樱井:“部长啊,你是不是喜欢我。”

樱井一口拿铁差点没喷出来,笑着解释:“美纪呀,你别误会。”我只是处于学长培养学妹的心情。“

美纪拉下脸来,一会又问:“学长你有女朋友吗。”

樱井说:“倒是没有。”

美纪说:“那我们交往看看吧。”

樱井不好当面拒绝,左右为难。正好这个时候看到了二宫为邻桌端上两杯奶茶。

他思绪转的飞快,二宫和也?打工?

还没等他思考,他已经叫出了二宫和也的名字,二宫刚上完奶茶,愣了看着他,目光还是冷冷的。

樱井说:“你上次给我修电脑没修好。”

二宫回:“不可能。你不要现在说这个,我在工作。”

樱井回头和美纪说:“我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解决,可能要很久,你不要等我,先回去吧。”说完拉着二宫就出去了。

美纪半天没反应过来,想去追又发现饮料没付钱,只能看着樱井拉着二宫光速跑了。

二宫被拽着跑的气喘吁吁,还穿着侍者衣服。等樱井停下来,他冷冷的问:“我旷工工资怎么算。”

樱井看着他尴尬的笑:“好说好说。”

于是樱井请二宫吃了晚饭,鬼使神差的他没有提出给钱这个解决方案,而是提出这一个月每周周末都请二宫吃一顿他想吃的东西。

二宫皱了皱眉,为难的答应了。

樱井问他为难在哪里,他说:“有点麻烦。”

樱井又笑,感觉这个人思维可真有意思。

他们在一家汉堡肉店吃的晚饭,二宫饭量很小,一份汉堡肉都没吃完。正好樱井不够吃,眼巴巴看着他盘子里的剩余。

二宫说:“不嫌弃的话请拿去。”又小声嘟囔反正是你付钱。

樱井乐滋滋的拿过去,说:“还要买另一份就有点贵了。啊真好,我平常就是一份半吃饱,这样节省食物!”

二宫嘟囔:“你太能吃了。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耳朵变得微红。

樱井说:“今天真的要好好谢谢你,不然我不知道怎么脱身。”

二宫眼刀一横:“谁想帮你,自己惹的桃花债还要拉别人下水。”

樱井说:“我已经很注意了,哎,没办法。”

二宫瞪他,樱井变本加厉,自恋无比的说:“谁叫我那么迷人。”还学着花轮同学撇了一下头。

二宫一脸嫌弃:”樱井翔我后悔了,你给我钱!“

樱井嘿嘿的笑:“晚了!”

每周的吃饭让樱井觉得二宫这个人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冷,意外的很好聊天,他知道的东西很多,也看不出是什么专业的,而且口才很好,看事情的角度也新颖独特。

一个月很快就过去,他们甚至没有换餐厅,每次都从傍晚聊到半夜,踩着宿舍的门禁回去。

最后一次,樱井终于问二宫:“你是学什么的呀?”

二宫说:“我啊,经济吧。”

樱井扶额道:“完全看不出。”

二宫得意的笑:”因为我是天才啊。”

熟了之后樱井会发现,二宫这个家伙比自己还自恋,还老夸耀追自己的女孩已经能组一个排球队了。

那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二宫的感觉,禁不住问:“那你没有弄哭她们吗。”

二宫愣住了,皱着眉头说:“我前女友和我分手的时候是哭着的,但是我没办法理解她为什么哭。她说我只在乎我自己。“

樱井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但是二宫下一秒又回复了无所谓的表情,“但是她说的没错啊。”


是我

佛系看文
随缘更文
哈哈哈哈

一个偶然(1)

校园里的恋爱故事

1.

要怎么去形容夏天,是绵长延续的蝉鸣,是女孩子露出的精心保养过的白花花的手臂和大腿,还是沙沙甜甜的冰镇西瓜。

对于樱井翔来说,夏天,可能是冰拿铁与空调房吧。

很多年后他也有着这样一个习惯,夏天的时候,总是用冰拿铁开始新的一天,那些有辩护的日子,拿铁让他精神百倍,而没有辩护的日子,苦涩的滋味也让他消磨少许闲暇。仔细推想,这样一个习惯大概源于他大学的时候。

但是在大学的某一天他恨死了自己这个习惯。

2.

考试周总是复习十分紧张,但是我们的优等生樱井同学的考试周却游刃有余,甚至享受的复习着他的功课。这是因为对于他来讲,平时身兼班长/学生会长/辩论队队长的职位,除了学习,要分出相当一部分时间来做活动,打辩论。并且出于某种意义上的完美主义,樱井翔绝对不允许自己因为那些活动而耽误哪怕一点点的学习,所以最忙的时候,他有着一周只睡四个小时的记录。但是到了考试周,这些相应都停止了,而樱井也由于平时学的扎实,稍事复习,就能取得极好的成绩。

所以我们的樱井同学,得以在考试周,拿着一杯冰拿铁,大摇大摆地走进图书馆。

然后他发现,没有座位。

在他逛了图书馆好几圈之后,终于找到了一个堆着很多书的座位,只有一个人,旁边的凳子上也摆满了书。樱井看那人伏案看书,小声问一句,这里有人吗?”那人没抬头,小声说:”人是没有,书有不少。”

樱井说:“我可以把书挪一下位置吗?”那人说:“随便你。“

樱井便把书都堆在了桌子上,很高一摞。樱井顺势把自己的电脑和冰拿铁放在了桌子上,掏出手帕擦擦头上的汗。

这时候书摞突然倒塌,碰洒了樱井的冰拿铁,而冰拿铁一股脑洒在了樱井的电脑上。

那人比樱井反应还快,赶紧拿起电脑,用纸巾擦。

“先别开机,干了再说。”那人说着,和樱井对视。

这双眼睛大概能算得上樱井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之一了,它有着蜜糖般的颜色,但是又有着格外清冷的触感。配上主人的薄唇,让樱井觉得他的主人应该是特别容易把女孩子弄哭的类型。

但是这个眸子的主人偏偏穿着拖鞋与大的不像话的T恤,和这双眼睛的感觉相差太远。

樱井这样想着,直到这个人开口。

“哎,好麻烦欸,算了,信任我吗,我帮你修。”

樱井意外的觉得这个人很可靠,点点头。

那人说:“我叫二宫和也,你明天来拿吧,我还在这。”

樱井说:“没个联系方式吗。”

二宫横他一眼:“不信任别让我修啊。“但是手上还是麻溜地写了邮箱地址,看也不看他:”给。“

樱井说:“谢谢你,二宫和也。“然后我们的好学生樱井,鬼使神差的就,走了,完全忘记自己要复习这码事。

第二天他来找二宫的时候,提前给二宫发了短信,但是没有得到回复,到了图书馆,发现二宫还在那里。那个座位似乎是他专属,图书馆位置这么紧张也没人会去坐。不过今天书倒是,少了很多。

他拍了一下二宫的肩,那人还是缓慢抬头,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。樱井小声说:“没看到mail吗,是不是邮箱地址留错了。“二宫说:”看到了。“飞快的拿出电脑说:”给你。“樱井说:”这么快就好了?“二宫一个白眼:”你这家伙别小看人,我可是专业的。“

樱井看着二宫手里计算机专业的书,想想这个人可能是计算机专业的大神。

就这样樱井又开始了悠哉游哉复习的状况,只是不再迟到图书馆,他再也没去二宫的位置上拜访,只是偶尔看一下那人在不在。

但是无论何时,那个人都是在的。

樱井想:大神无误,努力型的。可是哪里想到考试结束就再也没在图书馆见过二宫。

tbc

疯了

深夜想被yjx这样那样这样。
睡吧瞎想啥。

在你身边(17)

(1)

最近松本润看樱井翔觉得他很奇怪。樱井翔老是和那个叫做二宫和也的人在一起。他们会一起自习,一起吃饭。

松本润感觉作为亲友的小原和自己仿佛被抛弃了一样。

有一次他过来想找樱井讨论事情,结果看到樱井刮二宫的鼻子,二宫笑得很害羞。

松本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樱井的那个眼神,松本从来都没见过。松本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与纠结,所以自己的亲友居然是那边的吗。他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樱井,只能自己纠结。

有一次樱井来找松本,说:“松本君,nino想认识你一下。”松本高冷:“都是一个专业的,之前不是联谊过嘛,早都认识了啊。“樱井挠挠头:”我也不清楚哦,他说特别想认识你。“

松本背后出汗:“那家伙不是有你了吗。“说完又暗自后悔自己说的什么傻瓜话。樱井低头:”啊对不起,你应该看出来了,我们在一起了。“松本有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震惊:”你什么时候弯的,我都没看出来!“樱井说:”嗯,遇到他之后吧,他有着相似的心情实在是太好了。“松本说:”你家里那边你打算怎么办,你比我了解你父母,不可能放纵你的。”樱井苦笑:”走一步看一步吧,能在一起一天,也很幸福。“松本叹气:”一点也不像你啊,那个追求万无一失的樱井翔去哪了。恋爱真是害人不浅。“他说着这样的话却没什么抱怨的语气,最后看向樱井,真诚的说:”祝福你。还有,以后有啥别自己闷着,哥们不是白当的。“樱井微笑:“谢谢。”他想了想:“正好有一件事,nino想要你我,还有他室友智君一起吃个饭。”“欸?”松本不解但是很痛快的答应了。

(2)大野智没有想到二宫的动作这么快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一家餐厅的地址。二宫说:“周末晚上六点,不见不散。”

大野智照了照镜子,从来没有如此后悔过把自己晒得这么黑。也不知道那个人还是不是当年可爱的包子脸。

周末下午,松本和樱井一同出发,两个人走在路上十分有回头率,其中七成是因为松本。他的私服都过于欧虾类,走在路上像个明星。这边二宫和大野也一起出发,两个猫背少年显然低调很多。二宫没有刻意打扮,普通的T恤牛仔裤被他穿的清爽干净。大野智为了这次“重逢”可谓煞费苦心,他去理发店剃了鬓角,买了修身的休闲西装。打扮起来让二宫眼里都有一丝惊艳。

松本和樱井先到,在座位上看菜谱。大野和二宫慢吞吞的迟到了几分钟。到的时候樱井和松本正埋头于菜谱,低声讨论点什么好。

“这家店有汉堡肉太好了,nino不太能吃烤肉的。”樱井正这么说着,二宫咳嗽了一声。松本和樱井抬起头,松本的目光对上大野智的,他眼里有狐疑。

二宫和也说:“你们好,这是我的室友,大野智,美术系学生。”